我叫霍普

我爱始隼一辈子!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费渡这里不说话了

【白起×我】无理取闹

_感觉过了很多年,我又回来了。趁着大晚上没人看见
_小学生文笔
_bug多,ooc预警,我流女主【不对啊我不是这样子的人!
_白起生日快乐!白起作为我的首推妈妈爱你!!!
_这东西从灵光一闪到构思到肝出来经历了两个多月,没想到磨了那么久摸出这么个玩意儿……唉……我到底在写什么

_

我跟白起吵架了。

我觉得我生气的理由十分理直气壮——明明就是他瞒着我出很危险的任务不说,还带了一身伤回来,被抓包了还不乖乖认错,支支吾吾地试图辩解——“机密任务,执行之前谁都要保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又不想骗你,所以想回来再告诉你。”

没有保护好我的个人财产,罪行严重。

我恨铁不成钢地俯视坐在椅子上的他,那一副“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小兔子一样委屈又小心翼翼抬眼看我的样子,我恨不得马上扑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告诉他“我不生气了我们回家!”——太犯规了!

但我即刻意识到此时我正在扮演一个无理取闹生着气的女朋友的角色,于是我清了清嗓子,不动声色岔开腿叉腰试图给自己增加点气势,没想到被敏锐如狼的警察叔叔察觉,白起嘴角提起一个愉悦宠溺的弧度。

我感觉我受到了轻视。

于是我大力拎起包转身就要走,为了突出我的愤怒,我的动作过分夸张,像是我要去跟谁干架一样。白起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抢在我开口前哄道:“别生气了,没有下次了好不好?……咳,我饿了。”

心脏暴击。白起你犯规了。

我咬咬牙,冲着白起凶神恶煞地放话:“这段时间我不要理你了!你……你自己好好想想!”

或许白起是被我的气焰惊到了,从来没见过我这么强硬的态度,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我趁机挣脱他的手,拿出踩渣滓的气势用力蹬着高跟鞋离开了。

……这就是网上说的无理取闹吗?白起闷闷地想,百思不得其解。

_

“老板你干嘛不自己送去,要我送?我又不是白哥女朋友。”韩野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不想吃狗粮……”

“让你送你就送!我跟白起吵架了。你爱送不送吧,不送饿死他也无妨……不行他不能死你必须送!”我强势地驳回他的抗议,“给他买点粥就行,别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他个伤患。”

说实话,闹归闹,“白起饿了”这个信息还是让我非常心疼的,更何况他那没人性上司指不定又要白起带伤出任务啊,或者是值班啊什么的,工作期间饿晕了影响不大好。,但考虑到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韩野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老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耍白哥?”韩野在对面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突然换上了八卦的笑容,隔着屏幕我都能想到那张欠收拾的嘴脸在我眼

请求

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冷热无常:

真的很不好用……再这样就是官方劝退了
顺便想知道其他圈都怎么了,之前的大热cp怎么除了杰佣其他在热度榜上都是30几20几……真的震惊了,lof从来没出过这种现象啊!!以前前十最低也是60几70几啊!!


就似那什么的池面:



改版后真的不方便(つД`)




河三: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边城】随想记录

能看到那白塔,又不是记忆中的白塔——失去了陈年的表皮的斑驳,倒像是翻新了。但我依然记得吧,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我立在对岸望着,在寻着什么——我也不大明白。

伙计在喊过渡了,也是许久才有一娇身影子从上2头蹿下来,身后小小一点活蹦乱跳——是黄狗吧。

“是谁人呀?”稍尖的嗓子从那头传来,像从远方山上传来的,与记忆中那声儿不大同,沉了些,娇了些,参多了坚毅,落到耳朵里一直坠到心尖尖上,痒痒的,很不是滋味儿,难受劲儿顺着皮肤就上来了,面上有些热。

“不慌急,水里大鱼来咬你了,可不要叫喊!”不等伙计答话,我便脱口而出,话回音还没落定,对面拉船伐的身影怔愣了。

“……鱼咬了我也不管你的事!”

这是多少年以后啊,再有这样的对话,只是恼羞得让人不住调戏的语气,成了令人疼惜想拥入怀里的哭腔,旋在这溪流两岸,太长了。

——翠翠,我回来了。

我不知道我在写谁,写的是他亦或是别的什么人。
这似乎是一个困扰一个世纪的难题。名字是他的神态是他的肖像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可喜怒哀乐却束缚不在手里。
他用数据文字表达他的情感爱意,却不能被数据文字赋予真实的情感。
是他伸手拉我还是我企图抓住他。
我想放手换一切永恒。

我刚进门的时候,阳光还暖,一切都还好。他在敞开的窗边看书,风吹发丝绸缎般飘晃,太阳撒下金光粼粼如海浪涟漪。
好像一下愣住了,仿佛看到自己支起画架,笔尖轻巧,线条过于简单浮现的却是精细的部分。
但我意识到我只是站着,将他看进眼里,看进心里,看进血液里,看进骨髓里,幻想将他临摹千万遍直至印晒在风里。
只因心下觉得这便是永别。

【始隼】寻与待

_ooc有,bug可能有还没发现
_如果勤快的话可能会写成文,概率不大(毕竟懒成这样了
_某度查了很多枪械冷兵器资料,看不懂所以写成了这样……

树林是一片寂静,衣料擦过灌木丛不知是衣服在哀嚎还是灌木丛在嚣笑。望远镜里那黑影压低了身子,迅速穿过灌木和高树,留下模糊的残影和枝叶杂乱的抗议。

望远镜被放下,一声低笑从鼻腔溢出,连树上虫都被震颤。拿过一旁闲置着的巴雷特M82A1,弹匣被利落卸下,10发Sub-MOA弹药尽数填充,机械归位发出的金属碰撞声在林子里显得清脆,这还不是结束,一连串让人听了升起莫名快感的机械组装声颇有节奏,动作不快但干净利落,手指修长看不清动作地将瞄准镜和消音器划入枪支凹槽拼装上,拇指一沟,以保险栓开启为压轴,以上膛声做结,完整的狙击枪被架在树丛中微隆的土堆上。

枪械主人从黑色夹克的内袋里掏出一颗薄荷糖,糖纸悉索,指尖捏起青绿色糖体送入口中,糖纸对折两次放回夹克内袋,黑短发由额前往脑后撩拨,舌尖将糖块顶到口腔左侧鼓起一块,俯身调整最舒适隐蔽姿势,瞄准镜的无色透明被凑近微眯的眼染成紫黑,远处一片稍宽的空地陷入监控之中。

和预想时间差不多,人影稍稍提前出现在瞄准镜中,狙击枪微微偏移,修长的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子弹被推出枪管带着燃火的尾巴发出咆哮尖锐冲向500米开外的空地,与急刹的人影擦过,在地面留下深陷的黑洞。

“发现霜月隼了。”瞄准镜后的眼睛没有离开,眼神凌厉如锁定猎物,紧紧盯着视野里朝这边看着的人,依稀能和那双翠金色诱人的瞳孔对上视线,“他也发现我了。”

霜月隼抬头看向林子高处,叶子油绿,露水反射阳光似水面粼粼波光,山林风晃动枝叶,某处的光线突然强得刺眼。霜月隼嘴角弧度一钩,双眸眯得细长,原来在那里啊。

“盯紧他,始,他就交给你了。”这是耳机里最后留下的话。睦月始看着视野里人影忽然消失才抬头离开瞄准镜,起身踢起落叶,自然掩盖住留下的痕迹,往林子更深处转移。

睦月始找到一块有高土堆和盛茂灌木丛的地方,将枪支架好又拾起望远镜观察地形。周围依然很安静,只有风过树隙和烦虫乱鸣。

太安静太祥和了,深陷于这份宁静里感觉要被吞噬。睦月始突然觉得住在林子里也不错,远离尘世纷扰喧嚣争吵,远离拳脚相加刀剑相向,早上醒了以早安吻为导火索做到精疲力竭,临近中午从被子里翻身起来做恋人点的饭菜,要是还没起床就软硬兼施将人从被子里半拖半抱拎出来。午饭后或在树荫下聊天,或各看各的书互不干扰,或接连着唱着两人曾经出的专。甚至于他都能想到爱人的样子,清清楚楚——就是现在想要见又忐忑于见的那一位白发少年。

金属机械顿位的清脆声打破空气的寂静,也打破了睦月始脑海里的幻想,后脑传来金属冰冷感和坚硬感告诉睦月始自己正被漆黑的枪口抵着。保险栓拉开那一声清脆在耳边炸得脑子生疼,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身后人脸上挂着笑,戏谑轻蔑。怎么走路这么轻,又没吃好所以体重又轻了?

“找到你了。”

仿佛不在意后脑那只枪一样,睦月始低头低低笑了声,随即本就蹲着的他一记扫堂腿出其不意,长腿扫过掀起一阵落叶嫩草,身后人反应迅速跳起躲过顺势出腿欲从上方来一记重踢,睦月始微微侧身躲过出勾拳接上震落霜月隼手里银色的沙漠之鹰。枪械掉落在山地的草叶天然毯上发出闷响,像是战争发号施令的代号,两人你来我往勾拳直拳重踢毫不留情,沾了厚厚泥土的战斗鞋底在笔尖前几米留下弧线,戴着硝烟味薄荷味混杂的黑色战斗手套蹭过脸颊带起一阵凉风,鼻尖留下薄薄一层泥土,汗湿得服帖在脸颊旁的碎发被带离,拳头上留下星细的汗水。林间地上的落叶被踩踏发出沙沙哀嚎,周围灌木丛被蹭过也肆无忌惮地呐喊喧叫,衣料相互摩擦中是重重的喘息,偶尔几声因发力而控制不住的轻呵从双方喉咙溢出。

睦月始的进攻带着兽性,一招一式连接细密步步紧逼,力量优势并没有忽略应变策略。霜月隼虽力量不足,但身姿柔软步调轻快,走位变换多端配合独特的格斗术全是用足巧劲儿。但再敏捷也有体力上的劣势,下一次出拳又被睦月始微偏脑袋躲过,在睦月始脸侧的拳头被一下握住,意料之外地往后一拉,霜月隼没有预判重心不稳向睦月始扑去,偏瘦的身体装上睦月始结实的胸膛略微有些吃痛,天旋地转尚未缓过来头顶的约束感刹时消失,干净利落的白发成了山林间最显眼的风采,山风轻抚汗湿的白发有些凉意,宛若划过绫罗绸缎。

霜月隼从短暂的震惊中回神,耳边胸口炸开的低笑带着轻蔑,霜月隼猛使蛮力推开睦月始,抽出腰间黑色沙漠之鹰抬手又一次将枪口对准睦月始的额头,手指纤细修长轻触扳机,金属的黑与手指的白皙鲜明比对。与此同时睦月始也掏出了腰间别着的瑞士军刀抵在霜月隼嫩白的颈间。

空气中剧烈运动过后急剧加速的心跳声和此起彼伏重重的喘息声交响混杂,两人相持着盯着对方,眼里尽是说不上的凌厉和杀气。霜月隼捏着枪指节发白,随着喘息大幅度的上下起伏看上去更像是在颤抖,睦月始握着刀把青筋都暴突,一上一下反射着穿过叶尖缝隙的眼光,仿佛只要一个不留意霜月隼白皙的脖颈就会染上一道血红的渗着血的口子,反射的阳光在各个地方留下高亮的光斑,扫过两人眼中的对方。几乎同一时刻两人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弧度,睦月始的声音低低地响起。

“一直在等你。”

伯爵茶:

之前有位GN私信问我一些同人写作方面的问题,之前也有人问过,我和几位朋友聊了聊,整理了一些观点。基本是个人体会,希望能有帮助。 


一、如何尽可能地避免OOC


我尽量把感想分开来说明,但其实只有一句话:客观些。



  1. 不要偏爱你喜欢的角色。



这听起来很无趣。我知道很多人写同人的热情就来自于对个别角色的偏爱。如果要一视同仁,就丧失了写作的乐趣。但对角色的喜爱可以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我见过很多写手,当他们想要宠爱一个角色的时候,就会把自己认为是好的、可爱的品质添加到角色的身上。比如常见的“英俊”、“血统”、“压倒性的智慧”,另类的“冷酷”、“傲娇”、“反社会人格”。毫无贬义地举个例子,HP作品中不断强调斯内普教授的惊人俊美的文,基本上会让人觉得OOC。每个角色都是值得爱的,但是他身上闪光的特质与你自己的喜好无关。不要把自己的爱好加诸到你喜欢的角色身上。


然而,即使你着重描述的角色形象是符合原著的,你仍然可能因为偏爱而导致OOC。那可能是因为你过于夸大了你的角色在团队中、在CP中、在家庭中的作用。尤其是在一对CP关系中,如果你过于偏爱某一方,给TA特殊的感情位置,那百分百会导致OOC。在现实中和原作中,没有一个独立角色会完全绕着另一个角色打转,所有角色都有除了你的本命之外的选择。不要贬低爱TA的角色,不要仇视恨TA的角色。尊重其他角色的重要性,接受他们都是独立、成熟、富有魅力的个体,会使你的作品看起来更像回事。


    这个话题衍生出另一个方面:不要丑化你讨厌的角色。我相信读者都能理解这个意思了。


 


2.不要太有代入感


有时我们写出一些怪异的情节,往往是因为代入感过于强烈。你觉得角色就是你自己,想让TA做你想做的事,让TA说你想说的话。这是很可以理解的,我们写同人经常是因为在原作中看到未尽之意。但在“你想对超人说的话”和“你想让蝙蝠侠对超人说的话”之间,必然存在形式和内容上的区别。把握好自己在作品中的存在,可能的话,尽量消抹它。


在CP关系中,如果写手把自己的形象与一方角色重叠,那么几乎必然地会看到各种脱离原著形象的行为和剧情。你喜欢的角色身上必然有你向往的品质,但TA并不是你的化身,不会像你自己一样表达喜爱,TA的CP也不是你的男朋友,不一定会用你喜欢的方式对你求爱。如果能割裂出自己的和角色的生活,你下笔时就会客观冷静一些。


 


3.不要夸大角色标签


举个例子,HP原作中邓布利多校长几次邀请学生和教授吃甜食,在我们看到的同人文里,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嗜糖如命,需要补牙的点心狂魔。刻板的标签对人物形象的扭曲有时比其它任何因素都大。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按着角色标签写文。但是,除非你的原作是一本烂极了的作品或者一本卡夫卡,你拿到手的每个角色都应该是丰满而多面的。TA的性格不能用几个词概括。如果你想写一个人物,而他面对所有剧情的态度都是“冷漠”,那离你被认为OOC也就不远了。试着感受感情的层次,发掘表象之下更多的东西。


如果你觉得想象不出角色在不同情境下的不同反应,可能你需要补补原作。


事实上,补补原作基本可以解决所有OOC问题。


 


4.更注重情节而不是人物


  这样说可能会显得有点奇怪,但是一般来说,在你专注于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你的人物不会容易OOC。因为你视角的重点不再是你的人物,你不会竭力于描述TA种种美好的方面。而那恰好可能是TA原来的样子。


 


二 如何把握AU人物


 


我不吃与原作差别很大的AU,因为我更多萌的就是独特的设定而不是角色本身,但是我大概可以理解到其中的微妙之处。我觉得美漫的各种平行世界故事对这类创作可能会有启发。比如说,布鲁斯·韦恩的父母没有被杀,他胸中不再有对罪犯的仇恨,他不会成为蝙蝠侠。他的生活舒适而富裕,他可能有点被宠坏了。但是因为他被高尚的人培养长大,他仍然会保有善良的本质。此外,因为他拥有蝙蝠侠的灵魂,即使在无穷的宇宙之外,你也可以相信他隐藏着永不服输的本能和一点孤僻冷淡的特性。在危机关头,即使他啥也不会,也能挺身而出……这个调配过程十分有趣,自由度挺大,但并非毫无约束。


人物的性格与TA的起源密不可分,一方面受到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又要保持TA灵魂中的独特之处。推演它是个十分有趣的过程,而且或许比单纯的主世界同人更有挑战性。


  GN说不知道如何把握AU世界的人物性格,或许就可以从人物的起源开始想起。如果你能描述出一个人的生活经历,也许你就能描述TA。


 


三 如何讲一个让读者理解的好故事


这个话题太大了,建议去读一些关于剧本创作的专业书籍。比如这些


http://jofing.lofter.com/post/2f2903_bb34e29  


 


我见到许多写手不能完整地表达故事的内容和自己的观点,我自己也存在这个问题。有时这是你的原因,叙述的视角混乱或者故事的结构散乱,有时未必如此。一般来说,第二篇总会比第一篇好,所以多写多看,多问问读者的意见,总会有进步的。




希望有所帮助XD




————————


我说卡夫卡的意思是,这类作品的人物不是一个单独的人,而更具有群体性的意义。所以用普通的评价标准去对待这类作品是不合适的。并不是在黑他_(:з」∠)_

【始隼】醉酒人不知(下)

-为什么每次我发文都会出问题,自带bug体质?

-我有罪,超罪过的。

-前后真的隔了好长时间越写越ooc越写越某言情小说的既视感,感觉对文好不尊重啊,三百大板

-醉酒的隼会不会这么扭捏啊

-“喝醉了所以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哦。”霜月隼这样说。所以无论有什么bug都让我鸵鸟一样这样归结吧。

-

笑纳?

归墟。:

我努力思索为什么年底开始,直男睦月始仿佛开(gong)窍(kai)般变得很会和他的小男友说话。一定是有什么契机

然后想起来了,夏日祭公开表白啊!!!啊!!
如月恋同学神助攻啊!!